在激流与漩涡的中心——六:鲁莽者诫

在激流与漩涡的中心作者:丁惠民六、鲁莽者诫

滞留昆明的第一批代表情况,比我在杨武的估计更为糟糕。

通关出事后,他们本有两种选择,或返回景洪(仅三百来公里,距昆明反有五百公里之遥),或原地等待,派人回来与我联系再作打算。也许是男子汉的自尊抑或是知青代表的使命感,促使他们不计后果地继续前进。但丢失经费的窘困不是凭勇气就能解决的。

18日晚,他们到了墨江。由于找不到外部线索,便把视线转向内部,怀疑内部有人里应外合共同作案,于是成立”专案组”开始清查内部。这是很大的败着。”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一失策使请愿团立即陷入混乱,大家互相猜疑,人人自危。大冷天的,每个知青脱光衣服进行搜查,幸好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没有任何抗议和不满。

其实,此举也属多余。当时还没有发行百元面额的大钞,4600元可是好大一堆,谁身上藏得住?抄查无果,又有人提议大家先把自己的零用钱集中起来,赶到昆明再说。到昆后已弹尽粮绝,无奈之下去找省委和省农垦总局,被安排进旅馆,免费提供食宿。虽然条件简单了点,毕竟比露宿街头要强,还不至于饿肚子。这种寄人篱下进退两难的困境,使知青们非常难堪羞涩,开始初尝鲁莽的苦果。

省里领导同他们谈过几次,知青们不忘使命坚持要去北京请愿,要求省委提供方便,即免费乘车,却又不懂谈判的技巧,每次谈不上几句便掉头就走,毫无进展。为了筹款,他们举着大旗上街讲演募捐,围观者云集,声势颇壮,但真正掏钱的不多。那是半饥饿的贫困年代,人们可以同情你,精神上给你安慰,但不一定有多余的钱来资助你。连我们号称五万知青也总共只捐得一万多元。个中三味只有我当总指挥的才能体会到。

知青在昆明也向公安部门报了案,据说当时公安部门回答:只要你们不去北京,这笔钱以后一定会找回来还给你们的。我想,所谓公安便衣偷钱的传闻就起源于此吧。

四处碰壁,知青们把一肚子的怨恨都集中在几个”嫌疑分子”身上。在”专案组”的房间里,不时传出令人毛骨耸然的惨叫声。一团九营有个外号”邓小平”的姓叶的上海知青被打得最惨,欲跳楼自尽,正好刘胜赶到,实在看不下去,便出言阻止。刘胜本来就是”自家弟兄”,又专程雪中送炭,自然受到救星般的欢迎。但刘胜心里早已凉了半截,他把身上所有的钱交出来后,第二天便不辞而别,直奔成都与我会合。

姓叶的知青后来在景洪遇到我,涕泪交加大诉其苦大鸣其冤,他曾到省公安厅报案,但对方不想插手知青内部的事,给他买了张车票和开了一张沿途免费吃住的证明,让他回农场去处理。我亦无话可说,劝其还是赶紧办理户口手续回上海吧。很多第一批代表告诉过我,”邓小平”在路上大肆鼓吹去新疆、内蒙和黑龙江发动什么”全国知青大行动”意欲谋反,惹人生厌,借机狠狠修理一顿,然后宣布开除出团,撵到大街上去了。

知青们在昆明呆了几天,筹款无望,很快失去了耐心。为了完成光荣使命,决定以敢死队精神孤注一掷,即强行冲站登车。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在当时的困境中还是可以找到解脱的办法,比如隐蔽身份,分散行动,五分钱买张站台票就能轻易混上列车。昆明每天有数百上千名知青探亲往返,谁知道你是什么代表不代表。至于途中查票更不足为虑,当时全国各条铁路线上无票乘车的知青不计其数,只需一句:”老子是知青”,谁奈你何?

24日下午,知青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行冲进车站,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省委立即命令停发该车,并把情况上报国务院。车上车下双方僵持着。25日,国务院办公厅通知云南省委:”……尽量做工作,教育他们(知青)以安定团结为重,实在不行,可派数名代表来京反映情况……”。

此时,局势对知青是很有利的,如处理得当,这是一个摆脱困境,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可惜由于代表们(特别是几个带队的)自身素质、工作策略,心理状态等原因,未能把握住机遇,错失良机,并一味蛮干,以致惹恼了中央……

知表们下车后,开始与省里交涉赴京事宜,提出至少要去十五名代表,而且当晚就走。省里认为人数过多,并说丁惠民早已到了杨武,正在作休整,提议等丁到昆明后再一起商议。知青们则强调:”我们是首批代表”。省里却不理会”首批”的含义,在他们看来知青是一个整体,而丁似乎更具备对等谈判的资格。双方当即谈崩,一拍两散。

知青们故技重演,举着旗排着队来到火车站。这次车站已有准备,远远看见知青来了,马上关闭了检票口,换一个地方检票;等知青赶过来,又关上门,把先前的检票口打开,双方如同玩捉迷藏游戏。几个回合下来,疲于奔波的知青就没了耐性,搭人梯翻进站内,打开大门一涌而入,里面的民警和工作人员迎上来阻止,双方扯扭成一团,情景可想而知。结果,混乱中各有多人受伤,知青中有名姓张的上海知青受伤较重,处于昏述状态。知青们吃了亏,情绪相当激动,当有人提议卧轨时,居然得到全体一致赞同,于是七手八脚地把不省人事的知青抬到列车前的轨道上,再盖上鲜红的请愿团旗帜。每个人都处于亢奋状态,就是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无票上车赖着不下来是一回事,政府对你也无奈,最多是个教育问题,卧轨阻截又是一回事,性质完全不同。

开往北京的列车被截后,车上的旅客纷纷跑到其它轨道上,声称:要让大家都走不成。结果进出昆明的各次列车都停了下来,上万名旅客滞留在车站,事情闹大了。消息传开,舆论哗 然,震惊朝野,终于触怒了中央高层。

很快,由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等五名中央领导人联合签发的”三点紧急通知”迅速传达下来:一、铁路是国民经济大动脉,不允许任何个人和组织随意拦截;二、欧打民警和铁路工作人员是违法行为,如再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将依法严肃处理;三、现在昆明的农场青年职工要尽快返回农场,在当地党委的领导下,搞好抓革命促生产……

车站广播反复播放着”三点通知”,知青们躺在铁轨上就是不动。当天夜里九点,昆明车站进行了戒严,候车室里的旅客全部疏散。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和警察把车站广场围得水泄不通。省委准备动武了。

在这千均一发之际,莽撞的知青终于清醒了,豪言壮语顶不住钢铁的枪口。他们拖着疲乏的脚步无奈地离开了车站。一场流血惨案避免了。

教训啊教训,我的知青弟兄们,你们可记住了?

Technorati : , ,
Del.i
cio.us
: , ,

Zooomr : , ,
Flickr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