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饭否”的死亡看中国“公共领域”现状

2009年中国网络大事不断,然后微博火了起来。有人说twitter是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理论的完美互联网实践。如果说互联网是“公共领域”实现一个不可或缺的平台,那么微博就是目前这个平台上耸立起来的最耀眼的建筑。

中国的公共领域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中向前推进。网络写作兴起,实事评论如火如荼, “围观”现象让心虚者人心惊胆战,网络监督让大家见证了网民的强大力量和智慧。微博在中国的发芽和成长,进一步拓宽了公共空间。
      2007年诞生的“饭否”可以看作是中国版的twitter。然而,不久前它突然被有关部门关停,群众至今不明真相。
    “饭否”死亡,我们丢失的不仅仅是一个SNS网站账号,我们是在追求言论自由和公共空间的路上被狠狠绊了一跤。
     “饭否”式的微博与比BBS和blog等其他网络媒体相比,更接近与公共空间(领域)。根据哈贝马斯的描述,公共领域是一个介于私人领域与公共权力领域之间的中间地带,它是一个向所有公民开放、由对话组成、旨在形成公共舆论、体现公共理性精神的、以大众传播为主要运作工具的批判空间。
     开放、对话、批判是公共领域的三大特征,这在“饭否”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开放性自不必谈。这是媒体所具有的基本特征。互联网本就是一个开放空间,除非受到外力干预和影响,一个以广告为主要盈利手段的网站不至于对用户关上大门,这无异于驱逐客户,自毁门面。
      对话性是“饭否”这种微型博客较之于普通博客和网络论坛的巨大优势,这也是它能够吸引用户和保留固定用户的一大主因。
      我将BBS的传播方式理解为“一对多”方式,它与普通新闻媒体相比有两个超越:其一,网民个人可以成为“新闻播报员”;其二,可以跟快捷及时地得到反馈。在BBS网络论坛上,楼主发了帖子,互联网的人都能看到,而且可以评论。有人给了形象的比喻:广场上有人吆喝了一嗓子,然后大家都循声望去。置于能否引起关注,引起多少回头率则要看你吆喝的声音大小,具不具有爆炸性了。它的不足也是明显的。因为除了楼主,在这个帖子中,其他人是很难被看成主角的,他们只是默默无闻的跟帖者,普通的回帖者极少重新点开那篇帖子去看看是否有人回复他的言论,一篇帖子对于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一次性的,所以网民之间缺少直接对话。
      博客的交流和对话更加受到限制。通常博主的一篇博文只有他的好友特地访问他的页面时才能看到。博主的声音得以广泛传播有两种途径:第一,博主自己是社会名人,关注他的人很多。第二,借助外力,比如博主文章的价值被网站编辑发掘,被敲上推荐章印。所以普通博客作者都像是在自家屋子里自言自语,“对话”的范围和深度都是相当有限的。
      Facebook等社交网站(包括大家熟悉的校内网),用户之间关系基本是固化的,它们通过社交关系维系用户之间的关系。对话缺少公共性,我把他们理解为私人领域在网络上的拓展。只不过有的人善于社交,于是他的圈子就要大一些而已。而饭否以及twitter用户之间关系是可延续性的,言论也通常是面向公众的,具备了营造公共空间的平台。
      哈贝马斯所考察的公共领域概念本质上是一个对话性的概念(a dialogical concept),也就是说,它以在一个共享的空间中聚集在一起、作为平等的参与者面对面相互对话的个体为基础。
      饭否和twitter可以说是实现了“多对多”的传播形式。只要能够使用网络,甚至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将所见、所闻、所感发布到互联网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家独立媒体,每个人都是同时面对无数的媒体(你所follow的人),饭否营造了一个自由讨论的平台,是目前为止最接近哈贝马斯所说的“面对面互相对话”的网络平台。
       批判性是公共领域存在的意义所在。社会的进步来自于建设性的批判,绝非歌功颂德。“饭否”的死亡可以说是它为“批判”所付出的代价。
      “饭否”也有喜欢唠叨自己琐事的话唠型用户,但是公共讨论总是产生于公共事件或者公共话题。泱泱中国,从来不缺少值得大家广泛关注的公共话题。
      “饭否”本身也是将单个事件上升为公共话题的平台。人人即媒体,只要拥有网络,甚至只需一部手机,用户就可以随时随地将所见、所闻、所感发布到互联网。5月中旬株洲高架桥坍塌事件中,就是“饭否”用户率先通过手机短信方式发布现场情况的,作为一个普通民众,在新闻事件发生时即时充当了媒体角色——比普通媒体更加快捷,让我们在正规媒体发布第一条消息之前就已经了解了现场情况。
      当某件事被大众了解,上升为公共事件,经常能够和政府部门扯上关系。普通媒体也有批评和监督政府的职能。但是媒体作为一种社会组织,尤其是作为受政府部门管制的组织机构,它的每一句批评都是经过审核的。饭否上的评判则直接来自于普通网民。
广泛议论朝政,出现大量触动政府敏感神经的“敏感词”让“饭否”走向了不归路。
       饭否的死亡无疑散播了一种悲观情绪。在目前的体制下,公共领域是无法实现的。
      中国的网络媒体无论从宏观的体制上看,还是从微观的操作层面看,都与传统媒体没有本质的区别。网络媒体登载新闻的业务需要国务院新闻办和信息产业部批准,新闻操作的日常业务受到新闻主管部门的监督和指导,电子论坛的内容受公安机关和新闻主管部门的双重监督。所谓“法规条例的允许范围内”自由传播信息、表达意见,更准确地说,是在“符合舆论导向和新闻政策”和“法规条例”两项要求内进行的。网民在电子论坛中的言行,就其本质而言,始终掌控在政府允可的前提之下。“出格”的声音只可能利用监管漏洞短时间的出现。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网络发展的不可逆的力量,我们至少还有许多表达的缝隙。相信随着网络的进一步发展,这些缝隙会越来越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