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角度来看红党与蓝党的博弈(3)

2016-08-26 顾子明 顾子明的政事堂
上一章说到,在红党的攻势下,蓝党经济上的三条腿都坡了。

红党之所以在经济上遏制蓝党,
是因为经济可以反作用于政治。
所以经济攻势的步调就会紧随政治。

我们对比一下17th全运会与18th全运会之间,经济攻势的不同:

17th,蓝党铁道部,
高铁建设直接能够拉动地方GDP,
而当时GDP就是官员晋升的关键指标。
即使如今18th一个个牛逼的长老们,
当时也得求着一个小小的部长。
所以,即使没有七二三高铁事故,
刘志军也会落马,
铁道部也一定要被分拆。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而18th期间,
政府和央企的分拆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当年南北车都是跟着分拆前的铁道部混,
而如今随着南车和北车组成中国中车,
几乎所有的央企,都在启动整合浪潮。

16th、17th的分权变成了18th的集权。
这是因为17th的时候,红党还是在野党,
到了18th的时候,红党变成了执政党。
再看一下蓝党现在面临的问题:

蓝党的基本盘是官僚资本集团,
随着这些年经济的严重下滑和外资撤逃,
受到了直接的冲击。

蓝党在16th、17th期间组建的国资委,
本来能够实现对央企的输血进行控制,
可随着纪委的反腐和央企的合并重组,
输送利益的渠道都被掐断了。

所以,蓝党无法依靠强大的国资委,
目前只能依靠弱小的工商联了。

看蓝党主推的简政放权、创业板、刺激股市、营改增、降息降准、地产补贴、小微金融、鼓励双创等,都是在给在16th、17th时代崛起的官僚资本集团续命,确保这些集团的生存才能拥有博弈的经济实力。

而红党主推的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一方面就是通过遏制官僚资本集团来确保大型国有企业的生存。再通过分税制掐住地方的财政源头,利用地方财政濒临崩溃的客观条件,用中央的换债、转移支付、投资、政策作为条件,逼迫地方的实权派向中央服软。
随着复星的调查和莆田的恶名,
红党马云开始在医疗行业开疆扩土,

红党需要打压股市,徐翔就被带走,
看谁再敢玩游资炒高股市套现,
于是便顺利进行国企的重组与并购。

北大的方正、复旦的复星
两个明处的两个钱袋子都岌岌可危,

而郭文贵的叛逃,不仅私房钱丢了,
还牵连到一大批涉案官员。

甚至蓝党钱袋子百度自己都没钱收购,
如今已彻底沦为互联网第二集团,

譬如工商联下属的民生银行,
直接就被红党的安邦从股市上买走,
甚至农商行也都成了反腐重灾区。

于是,譬如大连银行这宗蓝红争夺战中,
蓝色的万达必定会输给红色的东方资产。

所以呢,王石为啥守住不值钱的万科?
因为,蓝党没钱呗……

未完待续……

=========================================================================

此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顾子明的政事堂”,ID:gzmzst

转载未获得作者授权,仅因为你懂的原因而进行备份之目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