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为何发改委频频力推降息

2016-09-04 顾子明的政事堂 顾子明

8月3日上午,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发布重磅消息:《更好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其中提到关键性的一条,“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引发市场哗然。当日上午股市低开下探,但随着消息发布,上证指数随即从2956冲至2981翻红。

8月3日下午,发改委网站紧急修改了这篇报道,删掉了“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这一条。同时将整篇文章的定性,从“下一步工作”修改为“下一步建议”。虽然降息的消息被否认,但市场在发改委的降息降准预期,依然在十个交易日内稳步上涨至3140点,达到了猴年股市的最高点

除本次之外,近年来发改委也一直呼吁双降:

15年12月,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提出“建议继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基准利率”。

16年7月,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提出“若二季度经济数据低于市场预期,不排除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下调”。

16年8月,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提出“目前存款准备金均处于较高水平,应引导市场利率进一步下行”。

可是:

发改委的职责是“参与制定货币政策”

央行的职责是“独立依法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

降息降准这种货币政策理应由央行发布,

为何发改委频频力推降息?

想要理解现状,就要先回顾历史:

发改委的前身,是国家计划委员会(简称计委),曾由习主席的“大大”高岗同志担任主席。计委独立于国务院(时称政务院),当时国家最重要的8个工业部门全部从政务院拨付给计委负责,一时有“经济内阁”之称,导致当时的政务院也被戏称为“大外交部”。

我们再看一下发改委一把手的历史:

高岗 1952.11-1954.08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

李富春 1954.09-1970.06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余秋里 1970.06-1980.03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姚依林 1980.03-1983.06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宋平1983.06-1987.05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姚依林1987.5-1989.12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邹家华1989.12-1993.03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陈锦华1993.03-1998.03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

曾培炎1998.03-2003.03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

马凯2003.03-2008.03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主任

张平2008.03-2013.03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主任

徐绍史2013.03-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主任

 

随着03温总理计委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一词成为了历史,改名后的发改委从外部吸纳了大量的精英,他们逐渐成长为国务院的左膀右臂,如张平(发改委主任),张茅(工商总局局长),陈德铭(商务部部长)、杜鹰(国务院参事)等等;同时,老计委系统中的周小川(央行行长)、楼继伟(财政部部长)、郭树清(证监会主席)、李剑阁(中金董事长)等人也分散到央行财政部系统,也成为了执掌中国经济的领航人物。
甚至本届政府分管工作的三位副总理中(不含常委和国务委员),有两位都是发改委出身,汪洋副总理负责国务院改革并协助总理处理国务院工作,而马凯副总理主要分管央行系统的金融与财政部持股的国企。

 

随着温总理在03年将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部分职能并入,08年的三定方案,加强了对宏观调控,势力逐步恢复,也有了小国务院之称。

目前除了主任徐绍史是正部级外,还有六位正部级的副主任,刘鹤、何立峰、努尔·白克力张勇穆虹宁吉喆,一个部委中拥有七位正部级干部,国务院第一大部名至实归。

好了,我们再来分析一下8月3日发改委发文降息,并随后紧急停止的事情。

 

政研室一直是发改委的最核心部门,在宁吉喆副主任到任接管之前,一直由主任徐绍史直接分管。

 

根据08年的三定方案,发改委政研室的核心工作就是:起草重要文件与对外信息发布工作。但是徐绍史的发改委,并无权利对周小川的央行要求”下一步工作“,央行的货币政策是独立的。

而上午发文,下午被删,代表着降息工作发改委并没有与央行事先沟通,这个没大问题。但是,除了降息降准被删除外,对购房补贴以及双创补贴的条款也进行了删除!这里就奇怪了,央行你惹不起,发改委自己能做主的事情竟也被否决,尤其是双创一直是本届政府的第一要务。被删除,代表着政研室的这篇文章,并没有事先给主持工作的何立峰副主任事先审阅,也没有将文件转到海里,交付刘鹤副主任定夺,就直接挂网上了。

所以呢,这很可能是发改委政研室按照国务院口径起草的“下一步工作”,得到了国务院某些领导的认可之后,就直接发布出来了。

在目前的经济面临长期L型走势的压力下,政府能够进行的调控手段其实很有限,一般来说,保利率和保汇率只能二选一,目前国务院希望降息能够刺激国内经济,实现经济复苏,央行希望能够通过调控汇率留住外资。

根据目前下半年的经济数据反馈来看,目前新增贷款全部流向了房贷,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大型企业纷纷选择提前偿还贷款而非继续进行投资。

也就是说,由于投资意愿的下降,降息降准并不能将资本引入实体经济,那么如果下半年放水,会流进哪里呢?

目前土地出让和矿产资源的主管部门是国土资源部,工程建筑施工和房地产开发销售的主管部门是住建部。这两个部门是应对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根据今年上半年的放水来看,效果是抬高了各地房价并推动黑色系矿产一路走高,直接阻碍了针对产能过剩的供给侧改革。

因此,政事堂分析,除非美国经济政策出现重大变化,否则央行短期不会对采用降息降准的手段,财政部也不会批中央财政出资的大水漫灌,所以不建议跟着发改委追高股市。此外,发改委在本文中删除了购房补贴,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三线以下城市的房产短期内不应该购入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