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房地产暴涨背后的故事(2)——股市与房市的联系

2016-10-05 顾子明的政事堂 顾子明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国内启动货币宽松,新一届政府试图效仿上一届政府,通过4万亿的老路来重振中国经济,16年一季度直接放出4万亿天量信贷,虽然得经济启稳,但是将14、15、16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拿出来分析,GDP与M2的增长的差额分别为4.9%,6.4%,7.3%,GDP与货币供应之间的差额急速拉大,这意味着政府意图拯救实体经济而超发的货币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

    俗话说就是,政府超发的货币流入利滚利的虚拟经济中。

    在这种模式下,超发的货币输入至维持债务的滚动循环中,类似于一个超级庞氏骗局。东北就是最好的例子,大量的货币沉淀在重工业企业、三四线开发商,地方政府和他们的融资平台中,为了兜住上一笔债务,他们背靠着政府信用,不停地加杠杆吸纳资本借新债换旧债,债务越滚越大,利率越滚越高。可以说,单纯的输血已经救不了东北经济了。
    而另一个方面,居民的存款,通过理财、信托、P2P等层层加利息、层层包装,最后竟都流向了这些加杠杆的漩涡中。

    就像庞氏骗局必须要有新的人加入一样,中国经济的这场加杠杆漩涡,也必须有政府新的超发货币不停流入输血,才能够延续下去。

    选几个能直观感触到的例子: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经济政策落地,中国政府开启了货币放水,于是市场不缺钱了,打爆银行存款的余额宝在2014年1月,利率达到历史最高之后,开始一路走低。此后,超发货币的漫灌,先后推动了资产泡沫、股市泡沫和房市泡沫。
    我们熟悉的中国股市,借助货币放水,在2014年5月止住了长期的颓势,开始一路飙升,翻了一倍多;而当中央打击股市泡沫,股市暴跌之后,超发的货币又流向了一线和核心二线的房地产,带动了现在这一波的房市行情。
    这波超发的货币,就像《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体内不受控制的真气一般四处乱撞,将其体内原本自成体系的华山派内功冲击得七零八落。

    实际上,16年的房地产市场,和15年的股市类似,是一只央行用杠杆和政策支撑起来的大“水”牛,已脱离实体经济下滑的基本面,却在一路狂奔。可倘若货币放水停止,亦或者如股市般被政府打压,那么这头飞奔的水牛下场如何,恐怕不言而喻。

    这个俗话说就是站的越高,摔地越疼,目前中国房市的泡沫看起来短期内可没有消退的迹象。党中央和国务院是选择压制泡沫增长?还是主动戳泡沫?亦或者任由泡沫发展?
    这是一道要命的选择题……

    在全球历史上,经济危机少有因为股市暴跌而引发,但却与地产暴跌紧密相连,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迈进,日本和香港的两场经济危机就在眼前。08年的4万亿遗留下一堆过剩产能,16年的4万亿更是吹起了一堆泡沫,可以说府院各自力推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看似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改革路在何方?长期L型经济不可避免吗?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