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与呼格案背后的较量(中)

上一篇文章中,介绍了呼格案背后的博弈,本文,将重点介绍聂树斌案背后的较量。目前网上的聂案的水军好多,本文也算是一个辟谣吧。

聂案简介:

 1994年9月,石家庄西郊一块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随即,年轻人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曾犯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随即,主动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

4d4ea4bafe0971fa78dd7c684e037200.jpg
(年仅20岁被判处死刑的聂树斌)

94年的判决存在着诸多疑点。在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许多问题,并且判决采信的证据中只有聂树斌的有罪供述是直接证据,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物证及证人证言等均为间接证据,并不能证明死亡事实与聂树斌有关;而且聂树斌被抓后前5天的审讯笔录,死者丈夫、最早发现并找到被害人衣服的死者工友兼同寝好友等证人证言的壁炉,以及聂树斌工作的工厂车间的考勤表,要么完全被搞丢,要么明显存在疑点。

   而这些疑点,并不能阻止死神对聂树斌的召唤。甚至在05年真凶落网后,鸣冤依旧困难重重。

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刘金国针对聂案,迅速成立专案组,要求“尽快完成调查,争取一个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报告”。而耐寻味的的是,刘金国一周后即被调走。

之后,侦破王书金案的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被罢职提前退休,甚至堂堂公安局副局长,竟然会被法院的保安痛殴。

刘金国1955年出生,2001年11月升任河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正厅级),仅用了一年,便越过了公安厅长,在2002年12月跨级升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政治前途一片大好。而刘金国插手05年的聂案之后,,在副部级的位置上蹉跎了12年,直到18大后,在14年,卡着退二线的年龄,转为正部级,并随后出任中纪委副书记。实现了从政法系统向纪委系统的跨越。

刘金国被调走后,郑成月的厄运也来了,无数针对他的匿名信涌现出来,他被“每天传话”,“严查严办”,多年前办的案子也被翻出来,说他刑讯逼供。最后实在没有翻出问题,于是便被解职并勒令提前退休。据郑成月所言,“如果不出现王书金,我现在可能是邯郸市公安局局长。”

很显然,聂树斌一案背后有很深的阻力,那么这阻力究竟源自何方?好了,政事堂,开始分析了。

在已经出现了真凶,想要盖住聂案,需要从公安系统的刑侦,到检察院系统的取证,再到法院系统对证据的效验,三个副省级单位都闭嘴,很显然,需要更高的领导。

于是,我们看一下自刘金国之后十年河北政法委的一把手

首先,接替刘金国的是车俊,车俊是一个来自安徽的干部,在安徽一直升至合肥市书记。本次来河北,很显然,是来当救火队长的。而如果仔细研究车俊的简历,就会发现他一直都是作为救火队长使用。此后,2008年6月,河北三鹿三聚氰胺事件爆发,车俊临危受命出任石家庄市委书记,协助省委书记胡春华迅速平息了事件。2009年,新疆7.5事件后不久,车俊被派往新疆协助区委书记王乐泉稳定大局,担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兵团党委书记、政委,随后被明确为正部级干部。

可以说,车俊和当年的王岐山一样,都是救火队长一般的角色。

接下来,有趣的是,接替车俊的政法委书记,极为罕见地由省检察院的检察长出任,而这位检察长王其江,之后升任政法委副秘书长,服务从新疆区委书记调任至政法委副书记的山东大汉王乐泉,并在退休后继续服务也退休了的老领导中国法学会会长王乐泉,担任副会长。

而接替王其江的政法委书记,则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河北政法王”张越,据悉,2001年任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后,张越通过妻子攀附了上司周永康,随后5年时间实现了从副厅级干部至副省级的快速升迁(张越第二任妻子孟莉和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贾晓烨曾是中央财经频道的同事,2001年周贾结婚后,张越得以引荐)

调任河北任政法委书记后,张越集公检法大权于一身。轰动全国的聂树斌案之所以十年未能翻案,曾有多家媒体报道张越干涉的身影。

据悉,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与曾任政法委秘书长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以及张越的山东老乡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私交甚密。巧合的是,三人均于十八大之后落马。

随着7月28日张越等人的落马,关心聂案的群体之间纷纷转发“支持、威武、有希望了”…….直至12月2日,聂树斌被判无罪,河北政法委捂了10年的盖子,终于,被揭开了。

我们看下,十八大后落马的部级以上政法高官:

中央政法委书记    周永康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    周本顺
最高法副院长    奚晓明

国务院法制办    夏勇
公安部副部长    李东生
国安部副部长    马建
武警部队副司令员    牛志忠
河北省政法委书记    张越
天津市公安局长    武长顺
辽宁省政法委书记    苏宏章
广东政法委书记    朱明国
河南省政法委书记    吴天君
河南省公安厅厅长    秦玉海
西藏国安厅厅长    乐大克
内蒙古公安厅厅长    赵黎平

很显然,聂树斌案的十年含冤,其本质是,正义无法在以周永康为代表的政法委如日中天之时伸张。所以,十八大之后,以王岐山书记为代表的中纪委,严惩腐败,针对以周永康为代表的野心家团伙进行了毁灭式的打击。这才有了聂树斌的翻案。

所以,我们再看一下最近半个月的新闻:

    11月15日,中央第11轮巡视启动,叶青纯巡视最高法刘卒巡视最高检

    11月25日,王岐山明确指出,将政法委下属检察院的反贪、反渎、预防职务犯罪等职能划归与中纪委合署办公的监察委员会

那么,聂树斌案究竟是因何得以昭雪,你懂的….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可以看到,聂树斌和呼格,这一对冤案,在十八大以来,通过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竟然殊途同归,都得到了沉冤昭雪。

而从这两条翻案的脉络,管窥见豹,反而更能够看清楚目前的这盘棋局。

敬请期待,本系列的最后一篇,逆转和猛料都在最后……

 

=========================================================================

此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顾子明的政事堂”

转载未获得作者授权,仅因为你懂的原因而进行备份之目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