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社会主义的后果系列之: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旧称“阿比西尼亚”,“埃塞”的古希腊语意指“被太阳晒黑的地方”。这个国家地处非洲东北部,属内陆国,面积110万平方公里, 人口8480万(世界第14位,非洲第2位),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人口逾300万。埃塞俄比亚东与吉布提、索马里毗邻,西同苏丹交界,南与肯尼亚接壤,北 接厄立特里亚。地域以高原、山地为主,中部隆起,四周低下。高原占全国面积的2/3,平均海拔近3000米,大部地区属海拔2500-3000米的火山熔 岩高原,被称为“非洲屋脊”,最高峰达尚峰高4620米,沙漠和半沙漠约占国土面积的1/4。年降水量从西部高原的1500毫米,向东北、东南递减到 100毫米左右。全国约80多个民族,主要有奥罗莫族(40%)、阿姆哈拉族(20%)、提格雷族(8%)、索 马里族(6%)、锡达莫族(4%)等。

1974年,在一场军事政变中,帝国倒台了。但是,人民的苦难并没有改变,埃塞俄比亚进入一个叫做门格斯图的独 裁者的统治之下达16年之久,加上一场持续8年的战争,这个国家除了穷困,又多了苦难,最后被迫开启民主 政治的大门。

门格斯图(Mengistu Haile Mariam)的父亲是一个为埃塞俄比亚贵族服务的马夫,母亲是一个埃塞俄比亚贵族的私生女,本来就算是出身贫寒。门格斯图虽然出生在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阿 姆哈拉,但是却有南部奥罗米亚地区人口的血统,所以肤色发黑。而在埃塞俄比亚,肤色发黑就是等级低下的象征。这些就使门格斯图成长的时候备受歧视。15岁 时,门格斯图参军,从等级最低的士兵做起,最终从埃塞俄比亚的军校毕业,还在美国的军校受过训练,成为高级军官。不平凡的经历使门格斯图与周围的军官格格 不入,以至于,当1974年埃塞俄比亚的军官秘密组织军事委员会的时候,第三师的师长选定门格斯图为第三师的代表,很可能就是想让这个令人生厌的家伙从眼 前消失,没想到却给了门格斯图极佳的机会。

从士兵到军官的经历,却使门格斯图和军事委员会里面的普通士兵以及低级军官们打得火热,这些人 也最终成为门格斯图的权力基础。门格斯图的经历,也使得他与埃塞俄比亚鼓吹马列主义的青年学生和激进分子走得很近,其实这些人很多都是在1974年的大动 荡中回到埃塞俄比亚的,也需要门格斯图这样的军官支持,自然也就支持门格斯图。底层人物和**人士的支持,使门格斯图在军事委员会中的地位显得非常突出, 等到1974年10月军事委员会处决60名埃塞俄比亚政府的高级官员,把和平政变转变成流血政变的时候,门格斯图已经成为军事委员会的重要领袖。

1974年12月,埃塞俄比亚宣布实行社会主义。1975年1月,所有的银行和商业、企业国有化,3月,全部农村土地国有化,废除私有制,彻底击毁了埃塞 俄比亚封建王朝的统治基础。为了向乡村宣传这个变化,门格斯图动员全国5万中学生、大学生远赴乡村进行宣传。7月,埃塞俄比亚城市的土地以及租赁使用的地 产业都国有化,正式废除了埃塞俄比亚王朝。这一系列改革的高潮,是在1976年4月,军事委员会宣布埃塞俄比亚要坚决走马列主义道路。 其结果,自然是农业产量一落千丈,农民陷入极端贫困。与此同时,旁边的索马里又想吞并埃塞俄比亚的欧登加地区,因而出兵埃塞俄比 亚。虽然在古巴士兵和苏联顾问的帮助下,门格斯图击败了索马里军,但其政权的稳定性也遭到了动摇。

在农村,意外发生了。那些远赴 农村的学生们,不少都被“激进化”了。不久,这些学生就 开始组织人民公社,不再隶属于当时门格斯图政权所控制的集体化农民组织。不久,部分学生成立了一个叫“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的极左翼组织,试图推翻门格 斯图独裁政权.

与此同时,提格雷地区的人民也受够了以门格斯图的暴政。他们成立了一个名为“提格列人民解放阵线”的秘密起义组织。这个组织以“提格雷马列 联盟”为核心。提格雷马列联盟在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中扮演了领导角色。提格列人民解放阵线的大多数领导人都是提格雷马列主义联盟的成员,包括后来的埃塞俄 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

话说门格斯图政变后,埃塞俄比亚首都还活跃着其他两个民间政治组织。一个是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一个是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党。两个组织的主要区别是后者主张和军政府合作,而前者反对。不仅反对,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已经准备发动一场游击战争,推翻政府。
1976 年中期,门格斯图政权镇压了隶属反对派的学生团体。作为报复,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暗杀了多名门格斯图政权的高官的领导人,包括当地居委会的头目。 9月23日,门格斯图据说已经躲过了9此针对他的暗杀事件。10月2日,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暗杀了Fikre Merid,一名与门格斯图政权合作的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党的头目。不久,10名高级官员和15名秘密情报部门探员被暗杀。这样的暗杀一共持续到 1977年,据悉有数百人遭到了暗杀。

对此,门格斯图宣布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的做法是“白色恐怖”,而自己要以革命的恐怖作为回应。在4月17日的一个演讲中,门格斯图当众把数瓶装有红色液体的瓶子砸到地上,以表明自己与反对派的不共戴天。

2月26日,44名囚犯被带到首都外后处决。1977年3月2日,数名分发人民革命党宣传物的人在一场游行示威中被枪杀。3月23-27日,超过1000人被拘捕。

人 民革命党准备在5月1日发动游行示威,政府准备先发制人。不久,首都士兵便对人民革命党的支持者进行大规模屠杀。官方数据表明732人在数天内被屠杀,而 民间流传的数据则表明差不多2000人遭到了屠杀。5月7-8日,又有大量人遭到拘捕。一名国际援助组织人员回忆说,在首都,将近1000名儿童遭到了屠 杀,他们的尸体被扔到大街上,被鬣狗食用。他估计每天晚上都有100-150人被屠杀。在6月5日,超过400名学生被屠杀。总共有超过2500人死于这 场红色恐怖的第一阶段。这还只是开始

就这样,教师、学生、知识分子,无论其政治观点如何,这些人都被认定是反革龘命分子,被害者的尸体被扔在大街上,敢于全区领尸的人自己也遭到监禁或处决。 用当时一名目击者的话讲,仅仅是会读书写字并且年龄在20岁以下,就足以被认定为“反革命分子”。

就这样,人民革命党在首都的有生力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接下来,政府开始清洗先前和政府合作的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党人。在10月,第二波拘捕和处决的潮流开始了,3000-4000人惨遭屠杀。1977年末,全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党在首都的势力也差不多完蛋了。

第 三波红色恐怖发生在1977年12月至来年2月。单单在12月16日,就有300人遭到屠杀。12月21日,军队朝清真寺内礼拜的人群开枪。一名埃塞俄比 亚人表明在“普通”的一天内,差不多会有25-30人被杀。1977年底,差不多30000名政治犯遭到拘捕。在这一阶段,处决变得更秘密,一般在监狱里 执行。单单在首都就有差不多5000人被处决。在地方,人数可能还要多。例如,在Gonder, Harerghe, Sidamo, Bale地区的5月1-17日,官方数据显示1713人遭到处决。

然而,最恐怖的还要算提格雷地区的屠杀。
下面是一名目击者的回忆:
“第一次屠杀发生在1976年,那一次,政府军把180人赶到一个广场后,用机关枪打死。。。政府军声称他们是在处决土匪,实际上,政府军前往集市后,便随意抓了一些平民。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妇女。
第二年,政府军又来了。这一次,他们随意地杀掉了7名当地居民。尸体被留在户外作为警告。任何哀悼死者的人都会被捕。”

当地居民为这些死难者树立了一座雕像作为纪念。每次政府军进入该地,雕像就会被毁,而当地居民也会在每次雕像被毁后树立一座新的雕像。

门格斯图夺权后,埃塞俄比亚的农民只能把粮食出售给国营的收购企业,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到1984年,粮食收购价格竟然仅仅是市场价格的五分之一。农民自然也想把粮食出售给其他机构,但是门格斯图通过铁腕手段,严厉打击任何私下的粮食交易。农民们没有其他选择。

在 埃塞俄比亚,每一个农民都需要提供一定数量的粮食,无论收成如何。即使是最贫困的人口,公粮也是免不了的。在收成不好的地方,很多农民需要把自己的口粮也 交给国家。1983年,竟然有三分之一农民的收成达不到政府强征的标准,不得不出售牲畜,变卖家产,从市场高价购买粮食,然后低价卖给国家,满足政府的要 求。1984年,已经开始饥荒的沃罗省,农民竟仍需要上交粮食,没有任何减免。此外,政府的各种发展项目,也需要从农民身上征税,也需要农民提供免费劳动 力。门格斯图政府还实行严格的人口流动限制,断绝了农民外出打工或者做一点小生意的可能。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发动的起义愈演愈烈。提人阵大搞游击战,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向鱼在水里游一样”。 1982年,提人阵举行了“南方攻势”,对南部地区展开进攻。在1983年,提人阵对多地展开进攻。虽然被解放的地区不久又被夺回,但却给予了政府军沉重 的打击。

作为报复,从1980年开始,政府军开始对当地的集市展开不断的空袭。政府军还对当地居民的行动进行了控制。政府军的策略是“竭泽而渔”—把当地支持起义军的人口予以沉重打击,提人阵这条鱼也许就能被搞定。

1980年,政府军对提格雷地区发起了第六次进攻。不久,6000吨的小麦被政府军摧毁。950只牛被打死。142000公顷的农地被以火烧或其他方法摧毁。超过2000栋房屋被摧毁。在1981年8-9月,超过四百人死于士兵的袭击和空袭

Shire地区遭到的劫难尤为严重。在进入之前,政府军无差别地炮击了城市。进入了城市后,军队抢劫了150吨小麦。政府军还烧毁了当地的粮店和喂牲口的草料。数千公顷庄稼被焚毁。士兵还砍倒了果树,破坏了水利设施。

1980年中期开始,几乎每天,提格雷地区都会遭到空袭。政府军不断空袭集市。政府军不断向庄稼地投放燃烧弹。至于白磷弹,则是为集市所准备的。

1983年10月到1984年5月,埃塞俄比亚高原几乎滴雨未降,彻底摧毁了春季收获的希望,沃罗北部和提格雷地区陷入灾难。但是,没有收成的农民却仍然 要向政府出售粮食,只好出售牲畜,变卖家产、农具。1984年2月,每 周死亡的人数达到了一万人,3月,每周死亡人数达到16000,同时还有500万人口在饥荒边缘。到了这个时候,门格斯图仍然无动于衷。

门 格斯图的平叛措施也加剧了粮食危机。在提格雷和沃罗北部,反抗门格斯图的叛乱一直不断,到1980年,政府军大规模的平叛就达到六次。1980年8月的第 六次平叛持续时间长达七个月,为了断绝叛军的补给,政府军采取了焦土政策,摧毁农田、粮仓,毁坏道路、烧掉粮食、杀死牲畜,同时还转移了8万多农民。平叛过程中,当军队的粮食供应出现了问题,军队就直接设置路卡,找老 百姓要粮食。焦土政策导致叛乱地区粮食产量大幅度下降,而政府却拒绝向这些地区提供粮食救济。粮食成了门格斯图政府最重要的武器。这一切,都加剧了粮食危 机。 1983年2月提格雷西部爆发第七次叛乱,这一次,政府强制转移了高达50万的人口—–门格斯图出动军队,直接把农民押上苏联人的运输机和卡车,使得很多人家庭妻离子散。最方便找农民的地方就是救援地点,在救援地点居住的农民首先成了被迁移 的对象。于是,灾民们连救援中心也不敢去了,几十万人逃难到苏丹。军队临时安置点里,有不少人试图逃出,遭到军队的镇压,很多人宁可死在枪口之下也不愿意 移民到新的地方,逃亡的人数仍然众多。到1986年2月,移民计划结束,一共有60万人口被迁移,却至少有5万人口在迁移中死亡,成了大饥荒中最残酷的一 页。

门格斯图正在忙着埃塞俄比亚革龘命胜利10周年的庆典。庆典时,门格斯图会推出自己的埃塞俄比亚工人党,推出新的10年计划,还为了庆典专门建设了人民大 会堂。在北朝鲜专家的协助下,门格斯图开始布置亚的斯亚贝巴,大街上布满标语,建筑上挂上马克思、列宁和门格斯图的画像。社会主义阵营将有几千名代表参加 这个盛会。这么忙的时候,哪有心思应付饥荒呢?

门格斯图索性把外国援助者挡在灾区之外,禁止外国记者在这些地区进行采访。整个夏季,虽然提格雷和沃罗北部每周死亡人数上万,但是在埃塞俄比亚,媒体充满了革龘命10年的喜悦,见不到饥荒的影子。1984年的夏季,雨水又没有来。

1984 年9月,埃塞俄比亚革龘命胜利10周年的庆典隆重举行,门格斯图在大会上列举了革龘命10年以来伟大的成就,提出了新的口号:要控制自然!但是在提格雷和 沃罗地区,饥荒仍在加剧。10月,忙过了庆典的门格斯图终于开始面对干旱问题,解除了受灾地区外国人不得入内的禁令。西方终于开始报道这里的灾情,最有名 的,是10月23日在BBC播放的七分钟的短片,这个短片被全球425家电台转播,灾难的严重程度,震惊了全世界。各国政龘府、民间组织立刻开始捐助,在 美国,歌手贝拉方特号召歌星们录制了著名的我们是世界“We are the World”,这首迈克尔•杰克逊、里昂里奇创作的歌曲,立刻唱遍全球。在美国和英国联合举行的演唱会现场救援“Live Aid”在100多个国家播出,筹款超过一亿美元。一年的时间内,全球为埃塞俄比亚灾民筹款超过10亿美元。

1984年到1985年埃塞俄比亚的饥荒,总共可能有60万人死亡,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切的数字。西方的援助救助了不少人,但仍然有很多地方,没有得到任何 援助。在提格雷地区,反叛的游击队活动的地方,门格斯图仍然禁止任何救助和西方人进入,也拒绝开辟人道主义通道,救助这里的300万人口。粮食,是对付叛 军的重要武器。

与此同时,门格斯图不仅没有想办法如何尽快解决灾民的生活问题,反而是不住地往自己口袋里敛财,在国外花巨资购买了1400公顷的私人农场和私人住宅。

=========================================================================

此文转知乎专栏,作者傅翌才

转载未获得作者授权,仅因为你懂的原因而进行备份之目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